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庸俗幻想 >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是真忙。

这段时间不停地应付程树各种心怀鬼胎的打探,又要想方设法约毕邦出来见面,再加上公司大大小小的各种事务,她几乎没有一刻喘息的功夫。

偶尔闲的时候她基本都用来补充睡眠,忙的时候她却会时不时地想起荣问邯。

不过想的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大部分全是他们二人毫无意义的争吵罢了。

仔细回忆起来,令她十分吃惊的是,比起和谐融洽的相处时光,在他们两人之间发生更多的,反而是他恶劣的玩弄以及她恼羞成怒的回应。

他或许是觉得逗她很有意思,每次都是故作严肃,或者一本正经地说些故弄玄虚的话糊弄她。

她偏偏大部分时候都不太长记性,总以为他是真的在认真地同自己计较。

但若是认真想想,他其实并没有同自己认真计较过几回。

平心而论,于公,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十分令人舒心的合作伙伴;于私,他也是一位很可靠的朋友挚交。

只是对她来说,这并不是她所期待的。

她既不想要他的友情,也不想要他的同情。

但他却无视她剖析内心的一番真情表白,能够给予她的,只有同情,或者友情。

她怔怔抬头看着他,心中有千言万语,但似乎哪句话对他们目前这段关系来说都是千斤重。

她下定决心要与他断绝私下来往,不想与他有任何瓜葛,便冷着一张脸,不愿和他多说一句话。

这时候他竟然也不愿让她顺心,伸出一只手就想要去抚摸她的脸。

她好歹比他反应快了一回,抬起手臂就打掉了他的手。

“荣先生,请您自重!”

“自重”两个字她咬字清晰,念得格外重。似乎希望这样疾言厉色地着重强调,能唤起他仅存的那点礼义廉耻。

啪地一声,她冷酷无情地打掉他的手,并直视着他,将那些伤人的话一鼓作气说出来,“荣先生。请注意您的举止!”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表情紧绷地看着他。

但可惜她忘了,他是荣问邯。

因为浸淫社会的人情世故多年,甚至于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得知对方不方便用言语表达出来的真正心思。又因为自恃身份,不愿损毁自尊心,会当即举手后退,以表明自己绝无此心。

这是圆滑老成,精于世故的人在踏入社会时,最先学会一课。

但他为人处世,从来就不在她所认知的范围内。

他咄咄逼人,并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观点,冷酷时像一辈子只为捕杀猎物存在的凶狠鹰隼,执拗时又像生性暴烈的北非斗牛。

此刻她的举动更激起他的这种特质。

他的眼神扫了一眼自己被她打掉的手,兀自笑了一下。

他的唇角勾起点嘲讽笑意,漆黑眼珠一眨也不眨地在她脸上不住逡巡。

“程总。”就连最简单的称呼也能被他说出一种讥嘲腔调,“您这样待我,我可真是……”眼中的嘲讽笑意加深,他紧盯着她的眼睛,“……伤心。”

他口中说着伤心,可脸上表情却不见一点悲伤情绪,明明礼节上无可挑剔,但她仍旧有种被他玩世不恭的散漫态度冒犯了的感觉。

她再一次轻而易举地被他激起了怒火。

“荣先生!”她剧烈喘息着,“关于咱们二人的关系,如果您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那么请您……”

高大身影即刻逼近,黑色自动伞如同一只展翅天鹅将她完全笼罩,从伞骨末端甩落到她脸上一点冰凉的雨水,她愣怔仰面时,最后一点尾音被吞没在他覆上来的唇齿间。

狂风挟着暴雨呼啸而至,餐厅前廊下,雨帘如奔腾瀑布,如水晶珠帘,因雨势过大,水雾似柔白羽纱,环绕在他们二人周身。

他恍然未觉,一手仍旧撑着伞,宽大雨伞笼着他俩,一手狠厉捏着她的下巴,红色指痕在她脸上浮现,他迫使她承受这个粗暴的吻。

她感受到如同溺水般的窒息感,拼命挣扎,却被禁锢在他牢牢掌控之中,丝毫动弹不得。

她气得用拳头捶打他,他却一把将伞扔在雨中,伸手环住她的肩膀,将她扣在自己怀里。

她听到他低低地笑着,胸口传来微微震动。

气恼之余,她又有点郁闷,难道自己这些天的纠结痛苦、辗转反侧,在他眼里,都是毫无意义的吗?

难道在这场关系博弈中,只有她在苦恼纠结吗?

在逐渐炽热的唇齿辗转间,她的心却一点点冷了下来。

她开始冷酷地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审视自己与荣问邯的这段关系。

她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荣问邯时的情景。那时的她对荣问邯还存有警惕之心,认为他在无缘无故伸以援手之下,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企图。

但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放下了防备,除了依赖,还滋生出了其他情感呢?

诚然,在这段时日的相处中,因为受到他的影响,她渐渐变得与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她更坦然从容,也没有之前那么惧怕其他人的看法与评价了。

在这点上,她真的很感激他。

但变化有好有坏,无法否认的是,她在逐渐成为更好的自己的同时,她也在因为他,在对待这段关系中变得更加的优柔寡断,变得不像之前的自己。

她非常不喜欢这样。

情绪不由自己控制,完全被掌握在别人手中,这样的感情,即便本身再美好,她也不想要。

想通了这一点,仿佛卸下了千斤重的担子,以前的那些踌躇彷徨也似乎一同消散了。

“荣问邯。”

她无比冷静地叫着他的名字。

桎梏突然间解除,他松开紧捏着她下巴的手,嘴唇贴在她唇角边,微微喘息着,“嗯?”

“这样有什么意思呢?”

并非冷嘲热讽,也不是带着怒气的抱怨,她就是单纯地表达自己的疑惑。

“你是害怕我不帮你找到当年事情的真相吗?还是说你很喜欢这种把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看到我为你变得优柔寡断,为这段关系屡次违背自己的原则,你很有成就感吗?”

她终于将这些话都说出来了。

原来明明白白表达出自己的喜恶竟然是这种感觉。

以前她太过于注重别人的眼光评价,有什么想法因为顾及别人的脸面,她也不会表达出来,总是会憋在心里。

但她决心要改变。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一点惧怕的情绪。

但她看到他脸上神情有一瞬间流露出巨大的错愕。

他给她的印象一向是游刃有余,破天荒头一回,竟然被她窥见他毫不设防的一面。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楚,眉毛也深深皱了起来,当即否认道,“我并不是……”

但她只是仔细端详着他的神色,生怕自己又被他精湛的演技所蒙骗。

他的嘴唇颤动着,胳膊也抬了起来,伸手抚着她的脸颊,声音是破碎的颤栗,“你……觉得我是在玩弄你的真心吗?”

她没有挣扎,任他抚着,只是漠然回道,“问题不在于我是否觉得,而在于你是吗?”

她仰着脸,不断打量着他脸上那种痛苦的神色,一边冷静回复着他,一边在心中想:

原来看着别人痛苦,一手掌控别人的情绪竟然是这种感觉。

但她不愿操纵他的感受,也无意折磨他,只简短回了这样一句。

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望着她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从刚才的愕然苦楚,迅速转化为冷静自持。

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沉吟开口道,“程总……”

她静静地看着他。

思索了片刻,他只简略说道,“你最近和程树资助的画家走得很近。”

她当然不会觉得他这是感情上迟钝的开悟,看到自己和其他男人近期有密切的往来,嫉妒心突然作祟,她只当他又开始莫名其妙向她施展无处发挥的“善心”。

“最近和他有点业务上的往来。”

“恒裕什么时候也开拓了艺术方面的业务?”他执着问道。

她不愿意和他过多纠缠,便回答道,“程树让我帮他办一次画展,我在找合适的展厅。”

他看着她的表情,似乎在确认她说的是否是实话,“那找到了吗?”

她冷冷抬起头,“荣总,您问得太多了,这件事和您没什么关系。我也不想和您多说话浪费时间。”

她刚想走,就被他拦住,他拽着她的胳膊,继续固执问道,“找到合适的展厅了吗?”

她实在是不懂,他为什么之前对自己不闻不问,现在又装出一副关切的模样。

她用力挣脱开他,用手揉着被他攥疼的手腕,“荣总,您还不明白吗?以前我喜欢您,可以数次降低我的底线,忍受您的种种行为,但现在不一样了,我恢复理智了,您现在做的每件事情,我并不是都会容忍的。”

“就譬如现在,这件事和您有什么关系?您又是以什么立场问我的?即使是合作伙伴关系,但廷明无权对恒裕在公事之外的事情干涉太多吧!”

“枝沛……”他垂着眼睛,语气近乎恳求了,姿态也放得很低,重复刚才的话,“找到适合的展厅了吗?”

她被他精湛的演技惊到了,一时之间心情复杂,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这种坦然自若,收放自如的厚脸皮,只得老老实实回道,“目前找到一家满意的了。”

“会展什么时候办?”

她已经无力和他斗嘴了,决定他问什么自己就答什么,尽快结束这场对话,“具体细节还要再商定一下,然后毕邦那边还要确认一下展出的画作。”她在心里计算了一下需要的时间,“大概下个月中旬吧。”

“到时候会邀请哪些嘉宾?”

“这些都是毕先生那边的事情,我只负责帮他找到展厅。”

“……我可以去吗?”

“如果毕先生那边给您发了邀请函,理论上您是可以过来参加画展的。”她公事公办地回答道。

他看向她的目光,仿佛千言万语都囊括在内,她被他这种复杂的眼神震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好久,才干巴巴说了一句,“雨差不多要停了。”

被她提醒,他才转头看了看外面天气,回头苦笑着,喃喃自语道,“雨停了。”

其实雨并没有完全停住,天空中还飘着细小的雨丝,但对比之前的瓢泼大雨,现在已经算好天气了。

害怕一会又要再下,餐厅里的许多滞留的客人现在纷纷离开,门廊下一时之间变得十分拥挤。

他明显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并没有接,第一时间却看向了她。

她只觉得好笑,做出“请”的手势,心平气和说道,“您接吧,正好我也要走了。”

他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接了。

她刚想从他身旁走过去,擦肩的瞬间被他拦下,她下意识皱着眉看向他,他一边脸色凝重地与电话那边的人交涉,一边弯腰捡起那把刚才被他扔掉的伞。

“拿着。”他默声说了这两个字。

借东西在关系不明朗的男女之间,有时可以算作是一件很暧昧的事,虽然他们目前关系已经明朗了,但考虑到之后的还伞,她并不想接。

看她迟迟不接,他又往前递了递。

周围人太多,她不想因为这件小事耽搁太久,倒显得自己不够坦荡,便接了过去,转身走了。

细小雨滴飘在脸上,她似乎听到身后荣问邯在叫自己的名字。

她自嘲笑了笑,并没回头,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第48章 第 48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