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乒乓」大满贯修炼手册 > 第60章 第 60 章

第60章 第 6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宁的表情空白了几秒。

他这几天总是莫名的心神不宁,在医院这种地方看到迟晚的那一刻,他那些不明缘由的第六感得到了印证。

他快步走到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左肩。

迟晚回过头来,看到是他,整个人瞬间愣在原地。

“洛宁,你怎么在这儿?”迟晚懵了几秒,一想到这是什么地方,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哪不舒服?”

这时候还在想着他。

『我没事。』他垂眸看着迟晚手中拿着的单子,意思不言而喻。

这里是骨科科室,而她挂的专家号又需要提前预约,所以她肯定是伤病哪里出了问题,但是没告诉他。

明明昨天两个人还聊了视频。

迟晚一时哑然。

“这位是?”

队里派来陪她来医院的助教就站在迟晚身后,察觉到气氛不对,默默举手发问。

“这是洛宁,我男朋友。”迟晚低声解释完,又转头问洛宁,“既然没事,怎么来这里了?”

可能是第一次见迟晚用这样的神情和语气对一个人说话,年近四十岁的助教险些打了个寒颤。

小杨对迟晚挥了挥手,手中的检查单还在上下飞舞:“晚姐,宁哥是陪我来的,我今天派送的时候不小心摔了……那什么,哥你陪晚姐吧,我没什么大事,检查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我自己一人可以的。”

小杨非常识趣,说完转身就一瘸一拐地走了。助教见状,找了个打电话的借口,也一溜烟跑了。

留这俩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然后洛宁发现自己瞪不过她,垂着眼把迟晚手中的检查单子抽了出来,仔细看了半晌。

『腰疼?』洛宁越看单子,眉头皱得越深。他以为她是肩伤犯了,没想到这次是腰部旧伤新犯。

“嗯,前几天训练的时候不小心把腰抻了。”

『怎么现在才来看?』

“原本以为是老毛病了嘛,就没当回事,结果昨天早上起不来了,队医来给我按揉了一个小时,我才爬起来……”然后教练就给她挂了专家号,派人把她强制押来医院。

洛宁的神情肉眼可见地沉了下来,迟晚自知理亏,越说越小声:“真的没什么大事,就是那一阵吓人,不用那么担心,你看我现在不是还好嘛。”

说着,拽了拽他的袖子,撒娇意味甚浓。

可那双眼睛低敛着,让人看不出情绪,对她的撒娇也视而不见。

正想再试试转移话题,就见洛宁握住她的手,带她往五楼走去。迟晚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拍ct的地方就在五楼。

排队拍ct的人很多,迟晚粗略地数了数,她前面起码排了十几号人。

排队的时候总是无聊,有些人等着等着就开始跟周围的人聊天,问问你是什么情况,他是什么情况,顺便说一说自己又是什么情况。

身边有个阿姨看到二人一直牵着的手,笑道:“小两口感情真好。小姑娘是陪老公来的?”

“啊……不是,是他陪我来的。”迟晚还在看洛宁,听到有人跟她说话,才回过神来。

“那么年轻,怎么到这儿来了?哪里难受呀?”

“腰疼,职业病。”迟晚含糊地答了一句。

“哎呦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是以前累的,没想到你们年轻人也开始了,小姑娘得注意身体呀。”阿姨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说着,目光上下打量了迟晚几遍,话锋忽转:“姑娘,我怎么看你眼熟啊?”

“可能我长了张大众脸。”迟晚微笑着随口胡诌应付了过去。

医院的电子屏终于叫到了阿姨的名字,阿姨起身走进CT室内,周围似乎瞬间安静不少,迟晚松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她身边的洛宁。

几张检查单翻来覆去看好几遍了……

迟晚摇了摇牵着的手,洛宁终于抬起头来,目光从手中快被揉皱了的单子中,转移到了迟晚身上。

“我累了。”她耷拉着眉眼,故作矫情道。

洛宁伸手把她揽近一些,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迟晚没客气,实打实地倚在他身侧,枕着他的肩,把人当成一个人形靠枕,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她是真的累了,洛宁感觉怀里人连呼吸都比以往重一些。他的手搂在迟晚身后,把人环得更紧,生怕她真睡着了一头栽地上。

洛宁偏头看着迟晚,那双细密的睫毛微阖,在眼底落下浅淡阴翳,不动声色般掩盖住了所有疲倦。

他又想起医生开的那些单子,有一张上面写着她的既往病史,胸椎腰椎变形,肩背肌肉拉伤……洛宁看着看着,觉得心都要揪起来了。

在漫长的高强度训练和比赛中,伤病是所有运动员在职业生涯中无法避免的。再加上迟晚的打球风格既快又狠,再好的身体素质也经受不住,长年累月下来,注定了她的伤病不会太少。

这些道理他都明白,可是还是心疼地不得了。

排在前面的病人在一个个减少,快到迟晚的时候,环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迟晚偎在他肩上,抬起头来看他,鼻尖抵着他颈侧划过,看起来困眼蒙眬。

『快到了。』洛宁指了指显示屏上滚动的病人名字。

——请迟晚到ct四室就诊。

话刚说完,机械式女声响起,迟晚瞬间清醒了。

接下来就是拍片子,做核磁,各式检查轮番上阵。

以前没注意过,现在她才发现,每做一个检查前,为了保证安全,医生都会问一句:“结婚了吗?怀孕了吗?”

迟晚不是没来过医院,也算有经验了,知道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有些检查孕妇不能做。

从前听到这些问题,迟晚都会老实回答,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感觉。但这次洛宁陪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头一回觉得这些问题有点让人……不好意思。

确认了之后,医生又开始确认她身上有没有戴饰品,迟晚举起手腕问:“这个算吗?”

“红绳没事,家属站远一点。”医生说完,见帮病人抱着羽绒服的家属还没动,又重复了一遍:“家属?离远点!”

医生戴着口罩,洛宁看不见他的唇形,迟晚刚躺下,又连忙翻身坐起来,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站远点。

其实检查并不费时间,时间大多耗在了排队上。无论多急的急脾气,在这种时候都发挥不出来。

等一系列检查都做完,出了检查结果,再去找医生时,医生已经快下班了。

医生看着检查结果皱了皱眉:“你的检查结果显示你这个胸椎的变形程度又增加了,还有就是你这个肌肉群的拉伤啊……”

迟晚发现,洛宁格外认真地盯着医生的口型,医生每说一句,他皱眉就更深一分。

『那现在怎么办?』

看洛宁比的手语,医生一脸茫然:“啊?”

“他是问,那现在怎么办?”迟晚翻译道。

“哦,现在就是……”医生叹了口气,问迟晚,“我让你注意休息,从现在开始躺两个月,你能做到吗?”

“做不到。”迟晚老实道,“后面还有比赛呢……”

乒超成绩也在教练组的日常考量内,年底还有一次巡回赛总决赛,她不可能现在躺下。

知道病人的职业特殊,医生也没法硬要求什么,最后只建议保守治疗,多进行一些针灸按摩热敷什么的,缓解伤痛。

『还有别的需要注意的吗?』

洛宁提问,迟晚就翻译给医生。医生这个职业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但他第一次见细致到这种地步的家属。等到说完了,医生连忙拧开杯子喝了口水。

医生开了药,有外敷的也有内服的,排队拿药的人恨不得排到医院大门口。陪着迟晚来医院的助教不知道从哪打完电话冒了出来,表示拿药的事交给他,让洛宁带迟晚去找个地方歇歇。

洛宁也没客气,带着迟晚找了个安静地角落坐着。

迟晚所坐的位置靠近楼梯,楼梯下有个窗户,时不时有冷风灌进来。洛宁看到迟晚的头发偶尔被风吹动,瞬间明白了些什么,起身跟她换了个位置。

身边匆匆走过的几个人,肩上还带着风雪,看起来外面的大雪依旧未停。

迟晚敏锐地察觉到洛宁的情绪有些低沉,她这次好像真的把他惹生气了。

“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瞒着你。”迟晚拉拉洛宁的袖子,一双大眼睛泛着柔光,眼睫颤动,连嘴角都忍不住向下,看起来真有几分可怜。

他听不见她的声音,却莫名觉得她此刻应该是嗓音微哑到发颤。

他微微转过身,双手捧起她的脸,温热的掌心感受到她双颊冰凉,于是轻轻揉了揉,又用拇指蹭她的眼角。

医院永远是嘈杂的,在这里的人各有各的病痛与心事,仿佛只带了一半灵魂,没人会注意别人正在做什么。

『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在气自己。』

洛宁低头亲了下她的唇角,抬眼对上她的眼睛:『我在气自己不够细心,昨天晚上还给你打了视频,怎么就没发现你不舒服。』

『还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让你连生病都不敢告诉我。』

迟晚红着眼睛拼命摇头:“没有,你没有哪里不好,你特别好。”

“是我的问题,我一个人扛习惯了,怕家里人担心,遇到这种问题第一反应就是瞒着。”

『你还记得我说的吗?成年人也有害怕的权利,同样的,成年人不光可以害怕,也可以喊痛。』

迟晚眨了下眼,眨去眼前的朦胧水雾。

她隐瞒的初衷是好意,追其本质就是怕他担心而已。但她唯独忘记了,他如果知道自己受了伤,却不告诉他,他到后来一旦有所了解,会有多么愧疚和心疼。

『小晚,你的伤,不该瞒着我。如果连我也要瞒着,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他目光温柔地像是缀满了星光,眼尾盈着潮湿,捧着她脸颊的手掌干燥又温暖,『我就是让你来倚靠的啊。』

疼到骨头仿佛折了的人连眼睛都没红,却在这一刻,因为他一句话,无声无息地掉起了眼泪。

“其实,伤病犯了的时候,特别疼,疼得我一晚上没睡。”迟晚语无伦次地说,洛宁连忙掏出纸巾,一点点给她擦去挂在脸上的泪珠,“昨天早上忽然就起不来了,我其实特别害怕,我怕万一真的有点什么意外,再也起不来了怎么办……”

他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专注地盯着她的嘴唇,生怕漏下她半句话。

“乒超开始后,队友们都在竭尽全力,我是特级运动员,俱乐部付了那么高的工资和奖金,我又怎么能先掉链子。那天晚上我带着队友们在训练馆加训,汗水滴到地上,我没注意,踩上去滑了一下,腰伤就犯了……”

她终于说起了受伤的过程,洛宁想象了一下,满眼都是心疼,忍不住把人抱在怀里,偏头轻吻了下她的脸。

“洛宁,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告诉你,对你再不会有隐瞒了。”迟晚鼻尖泛着红,从他怀里仰起头,让他看清她的口型,勾着他的手指向他保证。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