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荧光黄[网球] > 第54章 温网(10)

第54章 温网(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归奕宸一睁眼,便看见枕边那个毛茸茸的脑袋。

一张大床被简心占去三分之二,她自己的枕头掉在床下,挤在归奕宸的枕头边,睡得香甜。

归奕宸轻轻托起她的后脑勺,将枕头挪好,让她躺得舒服些,然后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关上门。

他不想简心醒来见不着人,因此取消了原定去健身房练习体能的计划。洗漱之后,把昨晚弄脏的床单和简心的衣服给洗了。

床单是他随身自带的,简心原本说丢掉算了,虽然酒店有洗衣服务,可这种东西又不好拿出去给别人洗,自己手洗又费劲。

平时归奕宸自己的床单衣物都不会手洗,PH寄来的球衣多得穿不完,有时比赛结束,他懒得带回去清洗,会直接将球衣丢弃在更衣室,日常衣物也都是塞进洗衣机。

但这件床单,归奕宸没舍得丢。

过几天他和简心又要分开,很久见不到面。这件床单,算是独属于他和简心彼此的回忆。

归奕宸头回手洗床单,洗了好久才洗干净。他把床单和衣服叠起装进洗衣袋,打算稍后送去烘干。

叠到一半,听见门铃响。

归奕宸以为他的快递到了,打开门,却是一愣。

门外人还挺多,有一男二女。两位女士是西方人,男士身着大堂经理的制服,手里拿着个快递包裹。

大堂经理见到归奕宸也是一愣,但大概是见多识广,确认过门牌号无误后,表情迅速恢复正常。

“归先生,早上好!这是您的快递,昨天您电话叮嘱过,如果到了就送到这个房间。”他将快递交给归奕宸,又介绍身旁的两位女士,“这两位自称是兴奋剂检测官,说——”

归奕宸了然。

作为网球运动员,无论赛时还是非赛时,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抽到兴奋剂飞行检测,哪怕是在度假。无时无刻做好突如其来被兴奋剂检测官“登门造访”的准备,是每名球员的必修课。

没等大堂经理说完,归奕宸立刻道:“没问题。”

“抱歉,”检测官却说:“我们找的不是你,是简心。这是简心登记的地址,没错吧?”

两位女士的神情有些困惑,而大堂经理目不斜视。

归奕宸脸上微热,“没错,请进吧。”

大堂经理告辞离去,归奕宸请两人在客厅稍等。

他回到卧室,从简心的行李箱中找出一套衣服,叫她起床。

简心迷迷瞪瞪地睁开半只眼,“我今天休息……”

归奕宸把她抱坐起来,“国际网联的兴奋剂检测官在外面等你。”

简心反应了好几秒,神智才慢慢回笼,一边慢动作地套T恤,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怎么又是我?上个月才查过。”

“说明你排名提高了。排名越高的球员,被抽到的次数越多。”

简心随手耙了两下乱发,也没洗脸,睡眼惺忪地进到客厅。

检测官和助理的目光极其一致地在她和归奕宸身上打量个来回。

基于职业素养,两人表面上并没有流露什么,但目光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心照不宣的笑意。

一旁的归奕宸尴尬地干咳了声。

简心脑子秀逗,一时没理解两人在笑什么,机械地被归奕宸按坐在沙发上,机械地看过两人的证件、抽血,签字。

随后归奕宸送两人出门。

简心打着哈欠走去洗手间。

洗手间里,归奕宸叠了一半的T恤放在洗手台上。

简心看看T恤,又看看洗衣袋里的床单,再回头看看卧室,发觉床上床下整洁如新。

昨天她被归奕宸抱进卧室,看见白床单,随口说了句“会不会弄脏啊?”随即自己都觉得好笑,她这关注点偏题了吧?

但归奕宸不嫌麻烦地返回楼下他的房间取来自带的床单,亲自铺好,又去洗澡。

结束之后也是。

简心软绵绵地趴在床上,懒得动,说就这么睡吧,明天再收拾。她从小到处跑,好的差的环境都待过,对生活细节没那么斤斤计较。

可归奕宸担心她这么睡不舒服,还是换上干净清爽的新床单,把两人的衣服放进洗衣篮,又把吃剩的夜宵和丢在地上用完的几个套收走扔掉,冲了个澡才回到她身边躺下。

记得以前有次她跟庄凯诗卧谈,庄凯诗说:“男人靠不靠得住,事后才见分晓。”

这话当真不假。

简心把叠了一半的T恤叠好,塞进洗衣袋,两手撑着盥洗台,望着镜中的自己。

幸亏她爸拒绝召见,不然她这副模样还真没法觐见。

她嘴唇还有点微肿,白皙的脖颈上醒目的吻痕彰显着昨夜的战况。

等等……吻痕?

直到这一刻,简心掉线一早上的脑神经终于慢了不知多少拍地“咔哒”一下搭上了线。

她“啊”地一声尖叫,捂着脖子冲出洗手间。

正在书桌前拆快递的归奕宸立刻跑过来,“怎么了?”

简心指着自己V字领上方裸露出来的吻痕,欲哭无泪,“这个,她们是不是看见了?”

归奕宸目光在她指尖顿了下,含糊地说:“她们……不一定注意吧。”

但简心从他想笑却强忍着没笑的表情中已经看出了答案。

难怪刚才两人的目光那么奇怪!

她哀嚎一声倒在沙发上,“完了完了,我的脸都丢到国际友人那里去了。”

沙发一沉,是归奕宸坐在她身边。

男人笑说:“她们有职业要求的,不会说出去。”

还笑。

“我没脸见人了啦!”简心拿靠枕捂在脸上,“都怪你!”

他在床上就是场上的翻版,每一球都打得扎实,又深又快,步步为营,建立优势,直至全面压制,简心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她现在知道,做他的对手是件多么恐怖的事。幸好她是他的搭档。

“对不起,这次没经验,”归奕宸指腹抚过她臂弯贴着的胶布,“下次不会了。”

应该是抽完血没按压好,胶布透出一小片回血来,到明天又该青紫了。可能她皮肤偏白的缘故,身上的印记总是很明显,另一边手臂上次抽血留下的青紫还没完全消掉。

归奕宸这一年被抽到的飞行检查将近20次,平均两三周就有一次,比简心多得多。他自己频繁被抽血倒没觉得怎样,可看到简心这边青完那边青,就有点心疼。

昨夜完事之后看见简心身上的印记,他吓了一跳,虽然简心说不疼,但他也告诫自己以后千万得注意。

简心怨念地哼了一声,在靠枕下蹬了他一脚。

归奕宸笑,“不生气了,有东西给你。”

他去掀盖在她脸上的靠枕,“起来看看。”

简心抱着靠枕不松手,“不要。”

“真不要?那你可别抱怨我厚此薄彼了啊。”

简心心里一动,把靠枕往下扒拉了一点,两只眼睛从边缘露出来,“什么?”

归奕宸从背后将手伸出来,手中是个网球。

简心笑,“你还记得欠我一个签名呀?”

可这个网球十分陈旧,绒毛掉了不少,也没有大满贯的logo,看起来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训练用球。

“我被省队封杀那年,”归奕宸说:“简教和我的主管教练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单飞,如果愿意,他们想办法跟队里申请。我当时觉得前途无望,人很消沉,也不认为单飞能申请下来,而且我没有资金没有团队,感觉单飞也是一条绝路,就说我想退役,去读大学。简教说这么着,你跟我们两个老头子打一场,打赢了,就依你。”

简心不知道他单飞前还有这么一段插曲,“结果你输了吧?”

单对双输掉比赛在情理之中,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即便单打方水平再高,也很难抵挡对方双人双拍的攻防。况且那两个老头子可不是一般的老头子,年轻时也是国内的领军人物。

“没,”归奕宸说:“我赢了。”

简心挑眉,“老头子放水了吧?”

“没有,”归奕宸笑,“那天两位教练非常神勇。”

简心啧啧。天王果然不是盖的。

“可你没退役。”

“对,打赢了,但我又不想退役了。后来我想,可能简教早知道,我一拿起球拍就不舍得放下。打完之后,简教说让我好好考虑考虑,可以给自己一年时间试一试,如果一年之后还想退役,他帮我联系大学。”

简心笑,“我爸给你的考验期还是有点长了。”

事实证明,仅仅三个月,归奕宸就在澳网横空出世。

“澳网之后那个春节,我和我姐还有宋鸣去看望简教。临走时,简教把这个网球给了我。”归奕宸垂眸看着手中的网球,“他说这是我们那次比赛,我拿下最后一分的那个球。他还说,没有谁能一生顺风顺水,就算我是天才,未来也会遇到挫折和低谷,但是希望我记住那天打出这个球时的感觉。作为球员,只要球还在手里,就要坚持到底。”

难怪这个球有些陈旧,原来已经有将近十年之久了。

简心忽然想起什么,“那个快递……”

归奕宸“嗯”了声,“昨天让我妈从家里寄过来的。我没有收集冠军点纪念球这类的习惯,唯一留着的只有这个。它虽然不是冠军点,也不是大满贯用球,但我觉得它很有意义。”

简心超级超级感动。

因为她随口耍小性子的一句话,归奕宸立刻请家人把这么珍贵的东西寄来,就为了要送给她做签名球。虽然昨天他嘴上没有表示,其实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放在了心上。

对他来说,这个球不仅仅是一个致胜球,它是绝地反击的赛末点,是王者之路的发球点,更是人生逆袭的破发点。比起这个球,她陈列在柜子里的那些球们都弱爆了。

更重要的是,虽然归奕宸没有明说,可他挑选这个球送她,分明含着“天长地久,永不散场”的许诺。

这个男人,简直浪漫到骨子里了。

简心腾地坐起身,正要从他手里接过网球,归奕宸却将手一收,“可你如果不要……”

简心:“谁说不要了?”

归奕宸却起身往书房走去,“那就算了。”

“别呀!我要!”简心慌忙跳下沙发追过去。

归奕宸面向书桌站着,背对着她,好像要把网球放回快递盒。

简心在他身后着急地跳来跳去,可他身高臂长,她抢不到,急得抱住他的腰,“讨厌啦!快给我!”

归奕宸笑出声,依言转身。

他右手拿着马克笔,左手攥着网球,扣得严严实实。

哼,还神神秘秘的。

简心板着脸说:“你身为TOP20的顶尖球员,出尔反尔像话吗?”

归奕宸摊开手掌。

掌心的网球上,多了两个刚写上去的字母:G、J。

G和J的中间,还有一颗端端正正、满满当当的,心。

归奕宸爱简心。

*

两人吃完饭,原本打算逛逛鸟巢水立方,归奕宸却被国家队一个电话提前叫走了。

记者会下午晚些时候才召开,这么早过去是做什么?

简心发消息询问归奕宸,归奕宸只简单地说:“没事,开个通气会。”

简心最厌烦这种冗长无聊的会议,但这天下午,她坐在卧室窗边的躺椅上,通过手机全程观看了这场记者会。

现场的提问应该都是经过审核的,没有出格的问题,官宣事件连一个字都没有提。只有一名记者旁敲侧击地提问归奕宸:“对奥运会有什么目标?”

与在温布尔顿时视频平台偏娱乐性的采访不同,这场记者会官方、正式、在主流媒体面向全国观众播出,在这里所说的“目标”也许并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目标”。简心希望归奕宸的回答谨慎一些,模糊一些,免得落人口实,她相信归奕宸比她更清楚。

然而归奕宸连斟酌一下都没有,毫不犹豫地答道:“无论是单打还是双打,都至少为中国拿到东京奥运会的参赛席位。两年前是这个目标,现在和未来也不会改变。如果有更进一步的机会,我们国家队的每一名队员也都会竭尽全力,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

虽然不知道归奕宸在会前和队里谈了什么,但此刻她听明白了,他用这样一份“军令状”,扛下了所有。

但他什么都没有对她提。

简心转头望向窗外。

盛夏的北京,天空蓝得浓烈。一群白鸽从高耸的玲珑塔上空飞过,朝向更浩远阔大的天际去了。

不就是奥运会吗,又怎样。

还有两年,一起拼。

第54章 温网(10)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