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樱桃树[娱乐圈]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了晚间,风雪如天气预报那样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刮起来,温度明显下降,导演通知在场的人们一定要注意好保暖,武指老师和导演一起又去探了一次拍摄线路,现场的救护车也从一辆增加到三辆。

太阳早在傍晚就被大片的乌云遮挡住,此时应该已经过了地平线,黑雾从对称面飞快地爬上来,现场的大灯全部打开。

工作人员们突然忙碌起来,在现场来回跑着固定点位和机器,演员等人在各自的帐篷里休息。

小可和妮妮给陈珐检查护具,绑到不能再紧,晚上好不容易喝的半碗鱼汤都要被紧到吐出来,陈珐仰着脖子出气。

“一会儿千万小心,有不对的就说,我们都在旁边。”小可从白天开始就紧张地要死,一天都没安顿好扑通乱跳的心脏。

陈珐看了眼手机,何筱还有一个小时落地,但是这么大的风雪,能不能准时降落还是两说。

“安顿司机去接了吗?”

“都交代好了。”

“要是晚点风雪太大的话就直接带她回酒店,别来片场了。”

陈珐今天也有点不踏实,她把这归结为正常的心理情绪,用何筱教自己的方法一遍又一遍的进行心理暗示,还没等放松下来,客人到了。

“珐姐,我来送点暖贴。”吴姝笑眯眯地撩开帘子进来,手里抱着一沓暖贴。

小可等人看向陈珐,等她的回应。

“谢谢。”陈珐笑笑,没多言。

小可上前接过。

“珐姐......”

“不好意思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我还想看看剧本。”陈珐垂下眸看着手里的剧本,没给吴姝眼神。

即使这样吴姝也没挂脸,依旧笑意盈盈地说好,然后带着自己的人转身出了帐篷。

“咱们白跑这一趟,人家不领情。”吴姝的经纪人跟在旁边。

“领不领情可不关我的事。”吴姝抬眸扫了眼远处的闪光灯,“反正我做事就行。”

化妆师在给陈珐补妆,往裸露在外的面颊和脖颈处占了不少棕色的粉,整个人顿时灰扑扑的。

“雪粒就不给你加了,一会外面飘的估计只大不小。”化妆师也对妆容进行最后检查。

“好。”陈珐点头,一切准备就绪。

实地拍摄的困难在于对现场的人、物调动,再加上不确定的天气因素,尽管提前量已经做充足,但汤成也忍不住捏了把汗。

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天彻底黑了下去,第一场开拍。

陈珐骑着马跑在最前方,手中的缰绳握到死紧,几乎要深深地陷在手心,耳边的风逐渐凌冽,雪打在脸上留下痛感。

“卡!”汤成喊停。

后面的马队没跟上大部队的步伐,中间断了档。

“再来一次。”汤成坐到监视器后。

深吸一口气,陈珐咬紧牙关夹着马肚子再次一马当先,耳边很快只剩下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卡!”汤成这次还没等大家跑到河床处就喊了停。

“快快快!来人!!”工作人员一窝蜂地往场上跑,陈珐拉了两次缰绳才使马儿停下。

吴姝那边出了问题,没固定好的帽子没经住激烈的颠簸掉了下来,直接挡住了吴姝的眼导致马乱了方向,幸亏刚刚开跑大家速度都不算太快,吴姝脸都被吓白了。

陈珐身下的马突然抬了前蹄,陈珐连忙伏低身子安抚,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小可等人吓了一跳,差点就要冲进现场。

“没事!”陈珐冲着场外喊了一句,又用手势示意自己安全。

“我的妈呀千万不能出事!”明明是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小可却出了一背的汗。

“肯定没事,肯定能安全结束。”妮妮和小可拉着手站在导演的监视器后默默祈祷。

等吴姝回神的功夫刚好够再检查一次,马术教练和武指老师都跑上场细细地调整了一遍。

“一会就按正常训练的方法走跑,有问题及时喊停。”

“如果不小心坠马的话,一定将肩膀作为支撑,身体顺势滚动,千万注意安全。”

大约半个小时后,大家再次就位。

“争取一条过,风雪越来越大了,安全第一!”汤成站在座位上喊。

第三次拍摄开始。

雪越来越大,陈珐不可避免地被遮挡视线,她时不时地微微偏头躲过较大的雪花。

河床对面有提前设置好的停点,但是现在却怎么都看不清,陈珐眯着眼努力辨认,前方空无一物,身后的其他演员也发现了问题所在,纷纷喊停。

看着正在疾驰的马队逐渐减慢速度,汤成的心不由得揪紧,他们停在河床中央的位置。

“怎么了?”汤成拿着喇叭喊。

大家纷纷回头伸出胳膊大幅度地挥手,一来二去大家逐渐明了,工作人员去找了半天发现原来是提前设置好的灯光点被风吹倒之后被雪埋住了,再次加固后大家也已经就位。

第四次拍摄很顺利,大家都安全地跑到终点,设置好的路线也走得分毫不差。

陈珐等人带着马匀速返回。

“可以了。”汤成拿着喇叭冲大家喊。

“保一条吗汤导?”副导演在检查监视器的时候突然扯了扯汤成的衣袖。

在靠近镜头时可能是被风雪遮了眼,大家的表情不太好,明显带着恐惧,但这是一场英勇出征、无畏生死的戏。

大屏幕会把所有的细节呈现给观众,包括缺点。

“保一条吗?风也停了。”制片人今晚也到场观摩。

演员们还在原地等待,大家都往汤成的方向看。

“保一条吗导演?”男主角看出来大家的纠结,笑着开了头。

“对啊,咱们再来一次,跑的还挺爽!”不知道是谁附和了一句。

“再来一条!各就各位。”汤成选择不犹豫,速战速决,“大家集中精力,咱们最后一条!明天全组放假!”

第五次准备开始。

刚刚停歇一会儿的风突然又刮起来,裹挟着雪像是刀子一样刮过脸颊,陈珐没敢伸手摸,她的手几乎快长在缰绳上,调整好的姿势也不敢大动,身上的暖贴逐渐失了作用,在寒冷的草原雪夜,一切大都无用。

咬紧牙关,陈珐在开机的一瞬间扬着马鞭冲了出去,大部队紧随其后。

“杀啊!”

“冲!”

“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抢光他们的美人美酒!”

身后传来演员们的声音,陈珐恍惚间还以为自己真的要去打仗,耳边的风成为征战号角,胸膛里的心脏一下一下地跳动,逐渐与马蹄声同频共振,呼吸也加重,喘出的气和雪一起挂在睫毛上结成霜,手连带着胳膊都在发痛。

身下的大地被千军万马踏过,仿佛连远处的山坡都被砸到震动,转眼间河床已经过了一半,

陈珐有点累了,连着跑了这么多次,身体里的能量储备渐渐告急,咬了下舌尖,痛意霎时间侵袭大脑,整个人都猛地精神过来。

身前无一物,提前设施好的停点就在眼前,说是没有恐惧根本不可能,陈珐在开拍前一周就时不时地梦到几年前的那场血泊,红得刺眼,也因此她开始害怕夜晚,睡觉成为她恐惧不安的来源,不过还好,就要结束了。

马上就要踏上河床,身后突然传来奇怪的动静。

“陈珐!”

“姐!”

“快停下!”

马匹奔驰的速度太快,陈珐根本没敢回头,但是她明显察觉到身下的马匹已经乱了阵脚。

深呼吸,拉紧缰绳,俯低身子,陈珐绷紧神经应对变化。

耳边的风雪突然慢了下来,原本应该跟在自己身后的马匹纷纷冲了出来,也可以说是摔,陈珐用余光瞄到,不知道身后的情况,陈珐不敢贸然转弯或增减速度,只能硬着头皮按照既定路线行进。

“啊!”

“救命!”

旁边的人开始从马上摔下来,还没等陈珐反应,自己身下的马也跟着跪了下去,即使拉的再紧自己也没能抗住作用力,一个前冲从马背上飞了出去,陈珐将手臂绷紧放置身体下方,全身都在发力试图尽量控制自己的姿势,使背部朝地向前翻滚。

“砰”的一声,还有其他的杂音,马鸣、人喊、风呼、雪啸……眼前好像被雪糊住,身体在地上翻滚了不知道多少圈,后背磕到了什么硬物,陈珐终于停下来,身上热乎乎的,刚刚的寒冷消失无踪,四肢使不上力,她努力地睁开眼看,只有一片血红。

耳边的声音还是很嘈杂,但是却没有心跳震耳,陈珐闭着眼感受着心脏的每次起落,一下比一下重。

“陈珐……”

“姐……”

“别过去……”

恍惚间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陈珐努力地再次抬起眼皮,即使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视物。

“陈珐!陈珐!”

那人的声音逐渐靠近,盖过震耳欲聋的心跳。

雪散开一点,视线里开始出现景物,用力地眨眨眼,陈珐终于能看清一点儿。

有个人连滚带爬地冲自己跑过来,但是陈珐看不清他的脸,还好他跑得快,离自己的距离在不断缩短,陈珐马上就能看清了。

“陈珐!别睡!撑住!”

眼皮越来越沉,刚刚的热感消失,好冷啊,冷到陈珐止不住地颤抖,视野跟着花了起来,陈珐没撑住,在那个人到来的前一秒,沉沉地阖了眼。

变故来得突然,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陆衔就冲进现场,刘峰一晃神陆衔就已经冲到了场中间,自己刚想跟进去便被现场的安保人员拦下,前方的混乱程度已经到达了不可预见的高度,再放任意一人进场都是火上浇油。

风雪烈如刀割,深深剜在陆衔裸露在外的皮肤,脚下的路并不好走,他与陈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障碍物却越来越多,马蹄带起雪雾,不知道是谁扯住陆衔的裤脚,用劲挣了两下没挣脱。

被迫停下脚步,陆衔连拉带拖地把人扯到还算安全的地方。

“别走!救救我!”

“松手。”

“求求你。”

“他妈的松开!”

陆衔咬牙切齿地怒吼,可能是他通红的眼里出现了与以往不同的狠厉神色,吴姝脑子还没来得及思考时手已经松开了。

积雪的厚度逐渐深了,陆衔已经跑下河槽,四处扬起的马蹄污染了视野,陆衔穿过混乱继续往陈珐身前摸,期间不知道被哪匹马踢到,一个踉跄直接扑到了雪地上,手心刺痛一片。

强烈的痛意断了陆衔前进的路,眼前猛地发白,还好陆衔刚刚离马蹄还有距离,不至于让他碎个骨头或者半身不遂。

缓了几秒,陆衔咬着牙连爬带走地继续前进,明明两个人之间只剩不到十米,但是陆衔依旧看不清陈珐的脸,她小小的团在那,不知生死。

“陈珐!陈珐!”陆衔伸手挥开堵住视线的雪雾,极大声地喊着。

末了几米的距离越走越艰难,陆衔好不容易到了,陈珐却闭着眼。

“陈珐...陈珐...”

像是被抽取全身筋骨,陆衔直直地跪了下去,他一时间甚至不敢触碰她,眼前的陈珐让他万念俱灰。

沉重的身体在接触地面的那个瞬间带起无数浮雪,它们再次飘洒在空中,和刚刚下坠的相遇交缠,再一起又落回地面,陈珐的身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白,连她的面容都覆盖。

陆衔手足无措,四肢发麻,他试图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停在里陈珐还剩几寸的距离,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在地上,融出一个个小坑。

“……姐姐..姐姐你别吓我…你能听到吗....”

陆衔哽咽着喊,手在陈珐的脸前摆。

得不到回应,他突然收回手在自己的上衣擦了又擦,直到没有一点污渍才颤抖着拢成一个圆顶的形状撑在陈珐的脸部上方,他甚至不敢扫去上面的雪,他怕她痛。

现场得到初步控制后大家疯了一样地跑进去,小可和妮妮看到的时候没忍住尖叫出声,妮妮直接一个腿软瘫坐在了雪地上。

陈珐躺在雪地里,深色的戏服几乎被大雪覆盖,左腿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摆在地上,血从她的嘴里争先恐后地溢出来,染红了她的脸,和陆衔膝盖下的一大片。

感谢阅读。

第57章 第 57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