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猫爪在上 > 第26章 刺猬

第26章 刺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看到没?好帅啊,好像不是咱学校的吧,要不这颜值,早就上表白墙无数次了。”

“啧啧啧,这年头,帅哥也需要等人了。”

“什么时候老天赐给我这么一个小哥哥吧呜呜呜......”

......

两个女生从电梯走出,她们的八卦声清晰传入白似锦耳畔。

进入这栋楼需要本校学生的校园卡,孟繁泽没有,所以只能一直在楼下等着,不能进来找她。

看了眼时间,白似锦觉得,她该下楼了。

在电梯门开启的瞬间,她将自己带的雨伞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这是她在见到他后说的第一句话。

等待了这么长时间,孟繁泽确实觉得奇怪。但看到她没有带伞,就赶忙上前一步将她搂入怀中,伞撑在了她头顶。

隔着衣服,她感受到了他冰凉的体温。

然而,他并未抱怨,只是淡淡地说:“没有多久。”

他没有怪她。

意识到这一点后,惭愧的情绪瞬间在心底翻涌,她是不是,作过头了?

但事情已然发生,再后悔也无济于事。

这时,雨渐渐停歇。

孟繁泽亲昵地牵过她的手,“白白,我们走吧。”

她点了点头,任他这么牵着,有些心不在焉。

她方才究竟为什么要那么做,用长达三十分钟的时间来试探他?

她自己也不明白了。

她叫来了司机,两人一起上了车。

一路上,她没说什么话,只是偏转着身子,看向车窗外。

是孟繁泽率先打破了沉默。

“白白,今天在学校是不是太累了?”

她敷衍地点了下头,还是没有去看他。换言之,此刻,她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到了酒店,看着湿淋淋的孟繁泽,白似锦赶忙给他拿了条干毛巾。

“你赶紧换下衣服吧,别感冒了。”

他轻轻拉住她的手,认真问:“白白为什么不开心?”

她又沉默了。

他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耐下心来哄她:“是我让我的宝宝不开心了么?”

她反问他:“你觉得呢?”

明明可以把话说清楚,却偏要和他打哑谜,想让他自己懂。

“我可能要好好想想。”他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安抚她的情绪。

“不过我先给白白道歉好不好,白白不要生气了。”

“是因为我最近厨艺下降了,还是因为宝宝厌倦我了,或者是......”

“我最近有点忙,让白白感受到的关心少了?”

她突然踮起脚尖,一股脑地吻了上去,毫无章法,咬上了他的唇瓣,像是想要急切地平复情绪。

孟繁泽微微一愣,很快回过神来,轻轻抚上了她的背,一点一点安抚着她的心情。

眼泪突然一下子止不住,大把大把地掉落,她觉得好累。

孟繁泽瞬间不知所措,慌乱地抱紧了她。

“到底怎么了白白?”

她一边抽噎着,一边含糊地向他描述,避重就轻。

她没有跟他说自己私自翻他手机删他信息的事,只是说她在他学校公.众.号上看到他要跟一个女生主持运动会,所以心里不舒服。

不过她这样子说,没有将大前提讲明白,反而显得她是在无理取闹。

不过孟繁泽并没有觉得她做作,而是耐下心跟她解释他们只是活动上的搭档合作关系,并没有她想得那么复杂。

到最后,白似锦终于勉为其难地挤出了一个笑容。

平静下来之后,她大脑放空,思考自己的行为是否太过幼稚任性。不过她每次这样闹过之后,从孟繁泽的反应里,总会得到一种难以言说的安稳。

她依赖的,是能给她温暖的一类人。她需要反复通过一些小把戏来试探,从而确认孟繁泽对她的喜欢,她自以为爱永远是消磨不掉的。

不过有时候她还是会难受,因为孟繁泽性格积极阳光,对周围任何人都很好,给不了她想要的极致的偏爱。他是一个本身就很好的人,而非只对她好的人。

这天晚上,白似锦做梦了,但内容不再是之前的噩梦,而是今日发生的场景。

清晰、真实、鲜活。

雨下得很大,在美术室楼下,孟繁泽即使身上被淋湿了,但依然站在原地等她。

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安稳,甚至隐隐产生了快感。

-

安稳的一晚上过去后,大雨停歇,天空像被冲洗过一样干净。

被窝暖烘烘的,白似锦整个人埋在他怀里,舒服安稳。

她放下心来后,接下来的几天,便没有再节外生枝。

而孟繁泽最近越来越忙,酒吧的兼职他已经辞掉,成为了梁建公司的实习生,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

但白似锦要求,无论多晚,他都要回酒店陪她。

这天深夜,他疲惫地刷开房间门,时间已经过了零点。

白似锦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看到孟繁泽进来,不由抱怨了一声:“你们最近这么忙吗?”

孟繁泽笑了,避重就轻地说:“实习工资要比在酒吧做兼职的时候高多了。”

他给她带了她昨晚提到的蛋糕,邓琴家一个五寸的抹茶芋泥蛋糕竟然三百多块钱,这对于经常吃食堂的他来说属实有点贵了,但想到猫猫喜欢吃,他还是买了下来。

他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颠簸中蛋糕形状被破坏。好在,一切顺利。

不过这么晚了,甜食不好消化,他决定放冰箱,这样猫猫可以明天再吃。

从他每月转账还钱的数目来看,白似锦能大概猜出他实习工资是多少,这对她来说完全是微不足道。

“你说你最近这么辛苦,挣的钱也没有很多,何必呢?”她不解。

“何不食肉糜”这句话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

她从来就不是缺钱的人,含金钥匙的生活过惯了,仿佛一直被关在象牙塔里,对外界民生疾苦的感知、普通大众生活的认识,永远隔着那么一层。

孟繁泽坐到了沙发上,将她揽入怀中,又是亲又是蹭,疯狂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像极了狗狗在跟主人贴贴示好。

“白白觉得我挣的钱少?”

白似锦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突然想起狗狗在外面累了一天,但依然将自己昨日随口提的那家蛋糕店记挂在了心上,她顿时心一软,揉了揉狗狗的头,没忍住,吻了上去。

她吻得很温柔,舌尖浅浅一勾,刚亲出一丝细腻的声响便见好就收。

孟繁泽本想继续亲下去,但想到她是最爱干净的,自己在外面工作一晚上,身上不是香喷喷的她肯定会不高兴。

“宝宝,我先去洗个澡,你再等我一会好吗?”

白似锦没说话,算是默许了。

谁知他前脚刚进浴室,就被她跟了上来。

衣服还没有脱,他就看到一双漂亮的猫眼郑重其事地看着他。

“孟繁泽,我不需要你挣钱,不需要你还我钱,我只想让你多陪我。”

“而且你只是大一啊,这么着急实习创业干嘛?”

“像今天晚上,天气这么好,我本来打算约居酒屋的日料,吃里面的招牌鹅肝锅,老板傍晚的时候还跟我发信息,说店里的海胆是下午刚从北海道运来的,问我要不要来。”

“白白,对不起,但我一定要去实习,我之前跟你讲过为什么。”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闷闷的。

“可你这样每天学校、公司、酒店三处跑,不累吗?”

他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继续向她解释:“白白,其实没那么累的,你不用担心我。”

“小姨从小就告诉我要当个自食其力的人,我也是这么想的。”

“孟繁泽,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自卑,即使你不去工作还我钱,我也不会看不起你。”

她在乎的,从来就是及时行乐。

他身体瞬间僵持,“自卑”这个词,扎到了他心里。

她没有说错。

但他还是认真地告诉她:“白白,可这样子我会看不起我自己。”

对话彻底陷入了僵局。

最终,还是他先妥协了。

他轻轻揉了揉她的脸颊:“宝宝,以后想一起吃饭的话,可以提前告诉我,我即使请假,也一定抽出时间陪宝宝,好吗?”

她眼睛一亮,“这是你说的,你等等,我要拿手机录视频。”

说着,她拿出手机对准了他。

他无奈地笑了,看向摄像头,将方才说的话完完整整重复了一遍。

但白似锦的注意力却放到了别的上面,都说人在原相机下上镜必然会丑十几分,更何况孟繁泽此刻头上还打着顶光,极容易放大面部的凹凸与缺点。

但是于他而言,顶光的副作用完全没有。

因为骨相极好,且睫毛纤长,自然而然形成的阴影,反而将一双桃花眼衬托得愈发迷人深邃,轮廓更加立体。

高清镜头下,他这张脸完美到连毛孔都没有。

白似锦看得眼睛都直了,孟繁泽嘴巴一张一合,她倒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

录完视频,孟繁泽察觉出她脸蛋红红,眼睛亮亮的,没有方才那么不开心了。

他走上前,轻轻拿起她的手贴到自己脸颊上,用脸颊去蹭她的掌心,是狗狗讨好主人时会做的动作。

最终,他的嘴唇贴着她手指一连亲了好几下。

“这么好看的人,是你的。”

她笑了,明显被这句话取悦到,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方才所有的闷闷不乐全都一扫而空,她伸手抱住了他。

“你也知道自己好看啊......”

他任她抱了一会,正要进浴室脱衣服,她却不走,就在一旁站着。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无数次。孟繁泽心里逐渐清楚,他的猫猫是个小色胚。

没一会,他进里面洗头。白似锦拍着玻璃不停笑,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别的什么。

笑了一会,她有点累了,下意识脱口而出:“孟繁泽,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

话音刚落,她就如梦初醒,心跳频率瞬间乱了。

她刚刚在说什么?

虽然在一起这么久,但这样的话,从来都是他主动对她说。就连当初说要谈恋爱试试时,她也是率先询问他是不是喜欢她,在他承认之后再言其他。

她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浴室的水声哗哗的,孟繁泽正在揉头发,玻璃上升起了一层水雾,泡沫不断滑落。

“白白,我听不太清,一会出去再说吧。”

白似锦松了口气,没有方才那么慌乱紧张了。

等到孟繁泽出来,她便岔开话题:“五一假期你忙吗?”

将身上擦干后,他套上了件白T恤和宽松的短裤,整个人身上都是香甜的沐浴露的味道。他转过头就将她抱入怀中,禁不住亲了好几下。

白似锦掀开T恤攀上他劲瘦的腰,一双手开始作乱,捏了好几把他紧实的肌肉。

“不忙,宝宝有什么安排?”在亲吻的间隙,他回应她。

她被吻得意乱情迷,气息不稳,轻轻哼了好几声,才开口:“我......”

“唔......”

“......我可能要回我那个家一趟,我哥叫我回去的,估计是有什么聚会,要见什么客人。”

说着,她将他推开,认真地说:“你跟我一块回去。”

他摁住了那只正要将他短裤往下拽的小手,“跟你一块回去,不太好吧。”

他有自己的思量,跟白似锦回去,必然要面对她那个哥哥。

他现在还没取得么成就,在她哥哥面前,说自己是她男朋友,名不正言不顺。不仅不会让她哥哥认可,更会让她哥哥觉得他另有所图。

第一次见面就留下这么一个不好的印象,日后恐怕会更糟糕。

“不是让你去见我哥哥,我快烦死他了,我就是想让你在我卧室待着,陪着我。”

这才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你就陪我在那待几天,然后我们去旅游,怎么样?”

“我们去海边玩,好啦,就这样安排了。”

白似锦摇着他的手哄诱。

还没等他同意,她就拉扯着他,一头栽到了床上。刚洗完澡的孟繁泽哪里都是香香的,头发很软,玩起来很舒服,整个人抱起来很有安全感。

孟繁泽被她撩拨到不行,一个翻身,将她禁锢于身下,正要继续吻她,猫猫却故意将脸偏向一侧,嘿嘿笑着,又开始躲了起来。

他的心痒痒的,从她的脖端开始入侵,又吻又舔。

“孟繁泽,你就是狗!”

他心猿意马,真就点了点头,与她激烈地唇齿交缠。

“乖,在你哥哥那儿的那几天,你不胡闹好不好?”

她哼了一声,立刻咬了咬他的嘴唇,双腿攀附到他腰上。

“孟繁泽,你不许说我,我明明从来都没有胡闹过。”

“咔哒”一声,她睡衣里的那件被轻而易举地褪去,她的脸顿时烧了起来。

孟繁泽温柔地亲了亲她的耳朵,“宝宝好可爱。”

“不过那几天我在附近的酒店住就好了,直接去你卧室,让你哥看见了总归不太好。”

她微微喘着气,在他的处处点火下,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此刻明显不是商量事情的时候。

她脸颊泛红,不想再和他争辩下去。

-

4月30号下午,孟繁泽填完假期离校申请,就去帮白似锦整理东西。

她告诉他,她哥哥今天一整天都在公司开会,晚上才会回来。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她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房子明显已经有一些年头了,但并不让人感到破旧,反倒有一种时间沉淀下来的独有韵味。像是一座古董,空气中浸着淡淡的檀木香,墙壁上,挂着不少知名画作。

这些画作,大都是白绍霆在拍卖会上花高价得来的。

一阵莫名的紧张感在孟繁泽心底迅速翻涌,整间房子,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死气。

只有人是鲜活的。

白似锦牵着他的手,来到一个玻璃柜前,兴致冲冲地告诉他:“你看,这是我小时候得过的所有奖状!”

玻璃柜中,除了奖状外,还有不少金灿灿亮闪闪的奖杯,很晃人眼睛。

她越来越兴奋,像极了在大人面前神气十足炫耀的小孩子,她拿钥匙将玻璃柜门打开,将里面的几座奖杯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

“你看,这一个,是我小学的时候参加市里的奥数比赛得的,还有这一个,是绘画比赛,我初中的时候开始学陶艺,你看,这是我当时做的小罐子!”

她如数家珍地向他介绍,开心得要命。

孟繁泽笑了,将她圈到怀里,揉了揉她的头,亲了上去。

“我的白白好棒。”

她很享受这样的夸赞,将玻璃柜门锁好后,一股脑扑进了孟繁泽怀里。他顺势将她抱起,转了好几个圈圈,她笑的声音越来越大。

接着,孟繁泽搬着她装东西的箱子来到了二楼,她的卧室大而空,房间里的好多东西都在别的地方,看样子她已经好久没回来了。

白似锦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方才在楼下还兴致冲冲,到了楼上,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一言不发。

他很快就发觉了她情绪不对,轻声询问:“白白,你不喜欢这个地方,对吗?”

白似锦心里藏事的时候,话会变得尤其少,在一起这么久,他早已熟悉她这一点。

还有她对她哥哥的厌恶,孟繁泽虽然觉得奇怪,但也猜到事出有因,只是这其中的很多事,她不愿跟他说罢了。她像只小刺猬,将自己紧紧包裹。

许久,她缓缓开口,承认:“就是不太喜欢。”

所以,她才会想让他这几天在这里陪她。

孟繁泽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他很想问她为什么和哥哥的关系那样,但话到嘴边立刻打住。他生怕自己不经意间说的话,会让白似锦回想起一些悲伤的事情。

他是个细心的人,和白似锦在一起看电影时,看到有关拐卖的情节,她总会拼命快进。

除此之外,她还格外讨厌将镜头对准受害者来拍摄,看到那样的画面,她会不自觉地干呕,严重的生理不适像是某种深刻的肌肉记忆。

他还察觉到她朋友很少,唯一听她说起过名字的,是一位叫程逝寒的女生。

而在这栋房子里,他看到了不少他哥哥和一位女生的合照。

那个女生模样极其惊艳,清冷神秘。从两人拍照的姿势看,并不像情侣,但白似锦从未向他提起过家中还有一位“姐姐”。

基于此,很多事情,他更不可能主动去过问。

傍晚,夜色渐深,孟繁泽打算离开,白似锦却拽住了他,不肯放他走。

“白白,一会你哥就回来了,我今晚住这里,不太好。”

她皱眉,又开始闹脾气:“你怎么不为我考虑考虑,我睡眠不好,你是知道的,而且我好久没来这个家了,我认床,更不可能睡个好觉了。”

“一会我在下面应付来的客人,你在我房间等我,好不好?”

说着,她就捧着他的脸颊,蜻蜓点水亲了一口。

孟繁泽总是拿撒娇耍无赖的她没有办法,无奈地叹了口气,同意了。

底线再次被突破,在面对她时,理智永远摇摇欲坠。

晚上,白绍霆回来时,果然带了很多客人。

其中,就有孟繁晨。

自上次看展不欢而散后,她就没再见过他。然而一些事已然发生就无法改变,想到自己之前对他的喜欢,她只觉得难过。

白绍霆把厨师叫到了家里,做了一桌子浙菜,这无疑是在暗示今晚白绍霆谈生意的主角是位浙江人。

白似锦给每个人打完招呼后,礼节性地在餐桌上停留了一会,就悄悄离席,跑到厨房,将厨房剩下的菜端到了楼上。

整个过程,她心跳频率一直在疯狂加速,直至将卧室门关闭的那一刻,她才稍稍松了口气,紧接着笑出了声。

孟繁泽看着她兴奋的模样,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哥请了厨师来家里,还挺好吃的,你尝尝。”

“当当当~梅干菜烧肉、杂粮沙律、生煎包、龙井虾仁!”

“还有两碗米饭。”

白似锦照例坐在他身上,让他喂她。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吃得不亦乐乎。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又开始笑了。

“怎么了?”他用头轻轻撞了撞她的头。

“他们在下面吃着饭,我偷偷上来找你,我们两个这个样子......”

她停顿了几秒,斟酌下用词。

“好像偷.情。”

孟繁泽微微皱了皱眉,他不是很喜欢这个词。

后知后觉,他想到了小时候看的大宅院电视剧,庭院里的大小姐和家中长工,偷.情的时候好像就是这样。

他“唰”地一下脸颊通红。

猫猫立刻用审视的目光睨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脸红成这样?”

孟繁泽情不自禁地将她又搂紧了几分,低头在她身上蹭了蹭。

她毫不客气地用手重重地扇向他的头,他闷哼一声,很委屈的样子。

“流氓。”她小声骂他。

-

深夜,虽然孟繁泽抱着她,可她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心是烦躁的,即使孟繁泽的存在,永远让她觉得安稳。

话匣子打开就是一瞬间的事。

也许是因为今晚回到了这个房子,一些尘封已久的记忆如惶恐不安的怪兽,彻底封锁不住,倾泻而出,惊扰了夏夜的静谧。

她父母走得早,在她十岁的时候,他们就因一场车祸双双离世。很快,白氏集团被有心之人做局陷害,陷入了严重的资金危机,白绍霆那个时候刚成年。

除了她之外,当时家里还有一个女孩子,唐雨瞳。

唐雨瞳的父亲唐宁海和她的父亲白皓宇是朋友,唐宁海是医生,当年曾救过白皓宇一命。

所以,当唐宁海在前往非洲的救援活动中失踪,唐雨瞳的母亲又迅速改嫁时,白皓宇心生恻隐,收养了唐雨瞳,算是报答唐宁海当年的救命之恩。

唐雨瞳是五岁的时候来白家的,当时她还没有出生。

父母离世的时候她年纪小,什么忙也帮不上,陪着白绍霆忙前忙后参加各大酒局,陪着他度过难关的,是唐雨瞳。

说到这里,她情绪激动了起来。

“我哥喜欢她,他就是喜欢她,可他还偏不承认。明明我是他亲妹妹,可他就是对我不好,他对我一直都很冷淡,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了!”

“他就是嫌我当时年纪小,什么忙也帮不上,他还要养我,他很累,他就是觉得我拖累了他,可他还不承认!”

“我什么忙也没有帮上,可当时我那么小,怎么跟他去那些酒局,生意上的事,我怎么会懂!是唐雨瞳一直陪着他,可他也没必要这么区别对待吧!”

“我才是他亲妹妹啊......”

她越说越语无伦次,上气不接下气,浓烈的窒息如潮水般涌来,仿佛瞬间就能将她吞没。

孟繁泽将她抱得更紧,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她的情绪。

接下来的事,每回想一遍,她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痛。

“当时他得罪了不少生意上的人,所以后来我被绑走,是谁干的我至今都不清楚。”

“过了好长好长时间,我才被救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他知道我被绑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立刻安排人去救我,而是担心唐雨瞳也被人盯上,所以把身边所有信任的人,都安插在了她身边。”

“他就是不在意我,可他还非要装作很在意的样子,我恨他这样!”

她声音已然哽咽,浑身筛糠似的剧烈颤抖,如果当时白绍霆能及时将她救出来,她就不会跟那个人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糟糕。

她不喜欢唐雨瞳,唐雨瞳却始终以一个平常心对待她。

唐雨瞳无视她的恶毒,更不在意白绍霆对自己过分的保护欲,这其中以“亲情”为由掺杂进的别的感情,唐雨瞳也不在乎。前不久,唐雨瞳结婚了,和白家彻底断了联系。

她对她宽容,她的坦坦荡荡,恰恰让白似锦觉得自己卑劣。她告诉唐雨瞳白绍霆喜欢她,唐雨瞳是真的不在意,一笑置之。

白似锦觉得自己错得离谱,幼年时她渴望的亲情与庇护,在别人眼中,是唾手可得也是最不屑一顾的存在。

她是一个脆弱敏感内心拧巴的人,陷入了深深的矛盾,无法接受自己对唐雨瞳产生嫉妒,更憎恶白绍霆对她的毫不在意。

她对唐雨瞳的厌恶越深,她对自己的厌恶也就越深,她不明白自己在面对唐雨瞳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嫉妒心,她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不能与自己和解。

唐雨瞳在面对她时小心翼翼,生怕伤害到她敏感的内心。而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无法言说的基础上,唐雨瞳之所以怜悯她,是她值得被她怜悯,她比她差。

这种小心翼翼的“施舍”,唐雨瞳以为自己做得不动声色,殊不知白似锦最是讨厌她这样。在这个三口之家,她想要的从来不是被拯救,而是被接纳。

这时,一阵敲门声让她被迫从方才的思绪中抽离。

她反映了片刻,才真正意识到,有人正在敲她房间的门!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