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当我决定踏入爱河[娱乐圈]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古岩山并不高,虽然风景也算秀丽,但这会儿确实看不见云海。

山顶观景平台上,李蕴站在一旁,等待祁言给望远镜付费。

“好了,来看看吧。”

祁言关上手机,把望远镜前的位置让了出来。

李蕴把手里的矿泉水递给祁言拿着,双手握着望远镜,凑到观看的孔前,看下面的城市。

安市地势平,所有的建筑,高楼大厦和低矮的房屋都处在同一个平面上,渺小的足够渺小,高耸的也足够高大,每每登高,李蕴都会感叹人类的伟大。

而影视基地是其中最显眼的存在。

李蕴调转方向,看向明清宫苑那边,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接着慢慢转向香江街景区,看到了前不久祁言拍戏的警察厅的屋顶。

她直起身看向身旁的男人。

因为爬山太热的关系,他脱了外套系在腰上,露出下面穿着的紧身短袖。

阳光的金色像水一样流淌在他手臂的肌肉线条里,富含力量与生机。

李蕴表情突然变得严肃:男人!勤于锻炼果然是男人最好的嫁妆!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已不再频繁地穿多余的背心。

李蕴看够了,换祁言来看,自己站在旁边,拿出手机打开相机,拍了几张安市风景的俯瞰照片。

之后换成摄影模式,录起了视频。

她对拍摄没什么感觉,只是机械地拉大缩小焦距,单纯把眼前看到的东西拍进去,艺术含量不高。

镜头一转,祁言的身影出现在画面里。

他弯腰专心摆弄着望远镜,白色短袖紧贴在身体上,紧实的腹部,宽阔的肩膀,修长的腿和微卷的发尾。

山顶的风不算温柔地拂过李蕴的脸庞,绑在护栏上的彩旗迎风舞动。

她缓缓移动手指到拍摄键上,想要记录下这个时刻。

“干嘛,偷拍我?”

凭借对镜头的敏感,祁言捕捉到李蕴的动作,转头笑着对她招手:“来。”

李蕴轻咳了声,表情乱了,点了结束拍摄,收起手机。

也没忘给自己辩解:“这哪是偷拍。”

身旁走过两个游客,祁言扭过头去,李蕴也没移动。

静静等着人离开后,祁言又催促:“过来。”

他没抬头,等李蕴走到身边时,才直起腰扣住李蕴的手腕,对她伸出了手。

李蕴:“?”

祁言言简意赅答道:“手机。”

李蕴不知道他要自己的手机做什么,不过还是依言拿了出来,解锁给他。

祁言扫了一眼屏幕,点开相机,转换成自拍模式。

他语调拉得比平时长些,“不用偷拍,光明正大拍。”

说着,他靠近两步,把李蕴圈在怀中,举起手机,“看镜头。”

李蕴惊讶了一秒,但是并不抗拒,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和祁言完成了第一次合照。

手机递还给了李蕴。

她没有选择立即查看照片,只是妥帖收在包里。

上山的游客越发多了起来,穿着各色衣服,从缆车站出口涌出。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混乱,他们决定现在就下山。

下山不再原路返回,而是坐了单程缆车。

离缆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时,祁言停了下来,从衣服口袋里摸出口罩带上。

虽说已经是十月中旬,但今天的气温,并不适合戴口罩。

李蕴皱了皱眉。

祁言整理好口罩和帽子,扭过头看着李蕴,笑了笑。

应该是笑了笑。

李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弯弯的眼睛,无疑是愉悦的表现。

原来眼睛真的会说话。

李蕴眨了眨眼,说了声走吧。

这会儿坐缆车下山的人不多,在工作人员引导下,他们两人进了一个轿厢,一起选择了向下视角的一边坐下,把包放在另一边。

门缓缓合上,晃晃悠悠向前,临到彻底悬空时,突然加了点速。

即便坐过那么多次,李蕴还是心中一滞,坐姿不由变得很端正。

“害怕吗?”

祁言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腿上,“别往下看,就不那么害怕了。”

李蕴:“谁说我害怕,就是有点突然,我不恐高的。”

这么说着,她还是任由祁言牵着自己的手。

“各位游客,欢迎来到古岩山,古岩山坐落在……”

缆车平稳地运行着,轿厢里的小屏幕播放着宣传片,太阳当空,在下面的树上投下缆车的阴影。

李蕴的目光落在前山栈道的行人身上,看了片刻,忽然感觉肩膀一沉。

回头看,祁言靠在她的肩上睡着了。

就说嘛,熬了个通宵怎么可能不困,人又不是铁打的。

李蕴拿出裤袋里硌着她腰的手机,微微直起身,让他靠得更舒服些。

手机拿在手里转了两圈,她忽然想起什么,解锁打开了相册。

盯着第一张照片仔细看了会儿,她发出一声轻笑。

接着点开相机,微微举高手臂,拍下了一张照片。

-

祁言获得了三天假期,比较短暂,但因为前期高强度拍摄,也算给剧组所有人一个休整的机会。

李蕴就没那么清闲,周五爬山约会后,第二天立马投入繁忙的工作中,拍摄进入收尾阶段,每个人的日程都安排地满满当当,她也不会例外。

“后来呢,你俩下了山去做什么了?”

片场的角落里,灯光打不到的地方,四张椅子,三个女人围坐在一起,压低了声音讨论着。

不时有工作人员路过,用别有意味的眼光看她们一眼,又匆匆离去。

胡青然手心里捧着两片猕猴桃干,嘴巴里,虎牙磨着偏硬的果干,含糊地问李蕴。

李蕴:“吃午饭啊,之后就回酒店了。”

余净:“回酒店,然后呢,没啦?”

李蕴点点头,掰着手指,“回来午休,下午一起在窗边看书,吃晚餐,然后他就回去了,没了。”

难得的约会,本来不该这么简单结束的,至少祁言是这么想的。

但由于李蕴坚持,她希望祁言能乖乖回房间,睡个悠长的午觉,补足精神,而不是带着已经手抖腿软的她,马不停蹄赶赴下一场约会,所以从室外转室内,进行了一些修生养性的约会项目。

胡青然和余净眼睛一亮,倾身凑近问:“没发生点什么?”

李蕴看着两位好友八卦的模样,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按住两人肩膀,“没没没,什么都没,你俩什么心思都挂在脸上了,收收脑子里的废料!”

“那不是关心你吗,没劲!”胡青然瘪了瘪嘴,倒回椅背里看着李蕴。

余净叹了口气,有些惆怅,“算了,是我们多管闲事,这可是人家情侣间的隐私,我们只是外人,怎么可能轻易告诉我们。”

“别阴阳怪气的,”李蕴笑出声,瞥见远处走过来的男人,“好了,就此打住,祁言回来了。”

祁言用纸擦干手上的水,脚步顿了顿,把纸巾扔进路边垃圾桶,继续向李蕴走来。

到李蕴跟前,在最后一把空椅子上坐下,调整了一下坐姿,让长腿找到安放之处。

李蕴把刚接了水的杯子递给他,“温水,可以吗?”

“嗯,谢谢。”

祁言喝了口水,拧好盖子放在脚边,目光落在场内正在表演的男女主角身上,看了会儿,收回目光看向身边低头改剧本的人。

胡青然同余净说笑,瞥见祁言的动作,喊了他一声,“你怎么呆坐着,也不说话,就盯着小蕴看啊?”

她话中有些调侃的意思,李蕴闻言抬起头来,看向祁言。

祁言摇了摇头,带着笑意:“说好陪李蕴工作的,一直说话会打扰她。”

“打~扰~她~”

胡青然掐尖了嗓子,眼睛滴溜溜转着,表情很欠揍。

李蕴没理她,耸了耸肩说了句还好,正要说些什么,刚结束一条拍摄的导演就对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周围的工作人员看过来,李蕴起身,把手里的平板和笔记本递给祁言,只拿了纸质剧本。

“那我过去一会儿。”

对着祁言说的,余净和胡青然对视了一眼。

祁言替她收好东西,整齐放在椅子上,凝视她离开的背影。

“休息两天你都来陪她吗?”胡青然问道。

祁言看了过来,没怎么想就点了点头。

胡青然回了句挺好,转头悄悄对余净嘀咕了句还挺腻歪。

余净在旁边听着,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所以你俩彻底公开,不藏了?”

早上祁言跟着李蕴来片场,几乎是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之前犯的错——他们一直想要探寻的问题,关于祁言的女朋友是谁,或许被他们贴脸开大,平时看着清心寡欲的编剧大人,就是答案。

毕竟《秋日红》剧组今天是休息的,祁言没理由来这,又是跟着李蕴来的,什么关系不言而喻。

即便演员谈恋爱这种事,对这些工作人员来说已经见多不怪了,但看见刻意坐在角落里的两人,还是想凑上前看看他们的相处状态。

他们的目光里充满好奇与审视,祁言是演员,对这种围观已经脱敏了,只是担心李蕴能不能接受。

好在从决定谈恋爱那刻,李蕴就有心理准备了,所以虽然不习惯,但也没有太多抗拒。

祁言微微仰头,淡淡道:“顺其自然。”

胡青然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是影视基地的管理方。

她接起电话,听着听着,表情冷了下来,有些严肃,“好,我知道了,我先在组里看看,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挂了电话,她起身要走,余净拉住她:“你干嘛去,怎么了?”

“王姐打电话说,有剧组上报了失窃,就在我们附近,问我们剧组有没有丢东西,我先去看看。”

“我跟你去。”余净说道。

胡青然拒绝了,“不用,我去清点物品,你也不熟悉情况。”

“好吧,”余净想想也是,“那我回去了,我也去看看。”

两人说话间走远了,祁言听着她们的话,拿出手机看了看群消息,并没有提到有什么东西被偷。

大概是重新置景,他们的东西全都搬走的缘故。

不久后李蕴解决完剧本问题回来了,她看着其余两把空椅子,问道:“人呢?”

祁言把胡青然的话转述了一边,李蕴点头表示知晓。

刚坐下两分钟,她就收到了胡青然的消息,让她快去休息室。

她问怎么了,胡青然却不回消息了,李蕴只好收拾东西,在祁言陪同下一起往休息室过去。

-

“快来看看,我不知道你箱子里有哪些东西,你看看有没有什么丢了。”

一进门,就看见胡青然举着手机,对着梳妆台拍照。

因为今天拍摄现场不靠近这边,演员的妆容都是提前完成的,化妆师的化妆箱也是随身携带,所以从昨天下戏后,这就再没有人来过。

景区都有安保人员巡逻,这房间里也没什么贵重物品,为了方便使用,钥匙每天都插在门上。

胡青然在道具、摄影等处,和其他人一起清点了物品的保管情况,路过休息室,原本没想进来,想了想还是开门站在门边看了看。

没想到,认为最不可能被偷的地方居然一片狼藉,化妆品散落一桌,地上丢了两三个抱枕,而李蕴放在角落的箱子,大约是认为里面有贵重物品,被拽了出来,翻地乱七八糟。

李蕴脚步顿了顿,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迟缓地走上前,在被撕烂的纸箱前蹲下,伸手翻着里面杂乱的纸张和笔记本。

胡青然大概记录完,打电话给化妆师让来清点损失,随后出门去找了景区的管理人员。

祁言扫视一圈,把李蕴的包放下,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像,走到李蕴身边,对准纸箱内部。

“怎么样,有没有少了什么?”

李蕴不确定地抬头看了看身后,“少了一条披肩,之前是放在箱子最上面的,现在不见了。”

祁言嗯了一身,问她还有吗。

李蕴:“等等,我不太确定……,好像还少了两个笔记本。”

祁言挑眉,刚要问她是什么笔记本,就被李蕴打断了。

“嘶,也不一定,我之前来拿过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我拿走了,得晚上回去看看,但就算丢了,应该也没什么……吧。”

祁言结束拍摄。

李蕴把东西倒在地上,重新整理收好。

祁言转身出门,回来时手上给她拿了一个新的纸箱。

“谢谢。”

李蕴接过去,把一堆纸和本子放好,重新塞回角落里。

两人一起简单整理了一下屋内,把掉地上的抱枕捡起来,撞乱的桌椅归回原位,但痕迹最乱的化妆桌以及附近,他们都没碰。

收拾好出来,李蕴反手关上门,想了想,还是把钥匙拔了下来,塞进自己包里。

走回片场的路上,李蕴去了趟卫生间,却在路口转角捡到了那条碎花披肩。

她把东西递给祁言拿着,一脸疑惑:“现在是真分不清,这是小偷偷走扔掉的,还是谁带出来掉地上的。”

祁言捻了捻柔软的披肩,陷入了沉思。

之后,一整个下午都没看见胡青然。

李蕴发消息问她,她只回了句晚上说,就再没别的。

终于下戏,祁言开车把李蕴送回酒店。

车停在停车场,李蕴解开安全带下车,祁言跟了上去,避着人一起回了李蕴房间。

打开灯,放下包,李蕴快步走到窗前的书桌边,翻找她当时带到《秋日红》剧组的笔记本。

祁言没出声,在一旁看着她的动作。

“怎么样?”看见李蕴动作停了下来,祁言问道。

李蕴摇摇头:“是不见了。”

“什么内容,影响大吗?”

李蕴吸了口气,缓缓吐出,“还好,已经拍完了,只是我习惯收集我的笔记,这会儿被偷了,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祁言放松了些,在旁边坐下,用手支着头,想了想说:“虽然影响不大,但我觉得,还是和胡姐说一声比较好。”

李蕴也觉得有这个必要,虽然东西不贵重,但确实是失窃的物品之一,有必要说明。

于是也坐了下来,拿手机给胡青然发消息。

片刻后,胡青然打了电话过来。

她说知道了,经过清点,除了李蕴的笔记本,他们剧组丢了一些未开封的化妆品,和一个云台。

胡青然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庆幸,相比隔壁剧组,丢了两台摄影机,他们的损失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还好他们设备管理得比较严格。

偷盗不仅只发生在他们两个剧组,其他剧组多多少少也有东西被盗。

这事发生,基地管理方有责任,于是全部汇总后,下午管理方的王姐就到基地派出所报了案。

警察安排明天到各景区的监控室查监控。

胡青然问李蕴,作为失主要不要来,李蕴没怎么想就同意了。

她确实好奇,偷东西偷个笔记本做什么?

小剧场:

祁言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半,醒来抬手看了看表。

阳光打进来,风吹地纱帘飞舞,转头一看,李蕴蜷在沙发上,还没醒。

祁言下了床,关上窗子,到李蕴身边蹲下,盯着她的睡颜看。

片刻后,拨开黏在她唇上的发丝,轻轻说了声:“体能那么差可不行。”

第39章 第 39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