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香书小说 > 靡夏 > 第11章 chapter 11

第11章 chapter 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有时候还挺希望你朝我发脾气。”

这句话,桑弥没回。

她抬手叩了叩窗玻璃,“开车吧。”

天气很好,昨夜下过一场雨,远空像被水洗过一般,明亮湛蓝。云絮如同被扯散了的棉花,这儿一团,那儿一缕。

车里低声放着音乐,桑弥喜欢吹自然风,她把车窗落下来,两只手臂叠放在窗框上,垫住下巴,她看着窗外的景色,舒服得眯起了眼。

魏明朗一边开车,偶尔转头看她一眼。

他既欣赏她身上这股淡然气质,又隐隐气恼她无论何时都这么不温不火。

魏明朗无法判断她。

“弥弥,”魏明朗在舒缓的钢琴曲中喊了她一声,桑弥没回头,应道:“怎么?”

魏明朗手掌扣在方向盘上,似是随口的一句,“再过两天,我就走了。”

“嗯,我知道。”温热的风吹起长发,发梢翻卷,掠过脖颈上的皮肤,有些痒。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以后会怎样?”魏明朗问。

桑弥抬手拢了拢头发,单手捏住,固定在脑后,她声音清亮,“未来的事,谁说得准。与其费心想象,不如过好当下。”

“你好像一直都这么通透。”魏明朗笑了下,“但是我不是很懂你。”

“我有那么难懂吗?”桑弥回头看了他一眼。

接下来的时间里,谁都没有再开腔。

库里南开到半山腰,酒店在山顶,可以选择坐接驳车上去,也可以沿森林步道徒步走上去。

桑弥看着文气,实际上挺爱运动,她问工作人员徒步需要多久,工作人员说:“慢的话一个半小时,快的话一小时不到。中途要是不想走了,也可以坐缆车。无论您选择哪种方式上山,酒店都会安排专车将您的行李妥善送达。”

“那徒步好了,天气不热,在森林里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挺好的。”桑弥转头问魏明朗的意见。

魏明朗说:“还是坐车吧。徒步太消耗体力,待会还要去看展。”

两人正说着,后面有人笑着朝他们走来,“弥弥,明朗,原来你们还没进去啊。”

靳筱筱穿明黄色印花T恤,下面搭一条骑行裤,T恤是oversize的款式,乍一看有种下装失踪的俏皮纯欲感。

她把头发扎成高马尾,戴两个大圆圈耳环,说话时,金色耳环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和她脸上的灿烂笑容相得益彰。

桑弥在这里看到她,并不觉意外。但还是多问一句,“拿到入场券了吗?”

靳筱筱看一眼魏明朗,“拿到了,多亏明朗肯帮我。整个朋友圈里就他最靠谱。”

她又冲桑弥笑笑,“当然啦,弥弥也很好。”

桑弥微笑,“你怎么上去?”

“还没想好。”靳筱筱反问,“你们呢?”

“我徒步,魏明朗坐接驳车。”桑弥说。

魏明朗闻言,很轻地蹙了一下眉。

靳筱筱立即说:“还是坐车吧,爬上去太累了。”

“没事,平时没机会运动,今天就当补回来了。”桑弥转头看了眼入口处,坐接驳车的人明显要多很多,排了条不长不短的队,而去往登山步道的入口则显得门庭寥落。

“那我们山顶上见。”靳筱筱见桑弥披散着头发,便从手腕上褪下一条皮筋递给她,“扎起来会舒服很多。”

桑弥稍稍迟疑,笑着接过,“谢谢。”

魏明朗看着她桑弥转身离开的背影,脸色有些冷,感觉自己是被她抛下的。

靳筱筱偏头笑看着魏明朗,“走吧,只好我陪你去坐车啰。”

魏明朗没说话,气压低沉,朝入口处走去。

初夏时节,草木是层次不一的绿,满目苍翠,林间开着各种黄的、白的、红的花。

步道修得并不陡,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供游客休息的亭子,亭子造型独特,既和森林融为一体,又十分具有艺术情调。每座休息亭的旁边,还有无人售货便利店,可以买到果汁、咖啡、苏打水,甚至是水果和小甜点。

桑弥买了瓶纯净水和一块黑巧,坐在亭子里,悠悠闲闲地享受完。

她很庆幸自己最终还是选了走步道,否则就将和这条路上的风景失之交臂。

而且,就算她刚才顺从了魏明朗,和他一起坐接驳车,心里还是会遗憾,为什么没有坚持。

桑湛曾经告诉她,人无论怎么迈步,总是会有所得有所失。既然如此,一定要尽最大努力选择内心最向往的那条路、那个人,这样才能让遗憾降到最低。

桑弥后脑勺抵着柱子,目光定格在被阳光照得一半深绿、一半翠绿的水杉叶上,这些年、这些天被魏明朗激起来的情绪,如涟漪一般,一圈圈荡开,最终消无。

她内心一片平静。

桑弥走走停停,用了一小时四十分钟才到达山顶的酒店,比工作人员预计的晚了十分钟。

这期间,魏明朗没有给她打电话或者发信息。

倒是靳筱筱,在二十分钟前,发微信给她:弥弥,我们去餐厅等你。

-好。

桑弥走进酒店大堂,没着急去找靳筱筱和魏明朗。她一路走上来,身上出了点汗,黏黏嗒嗒的,不太舒服。

她先找前台要了房间门卡,打算去冲个澡,换身衣服。

前台将门卡双手递来,并亲切告知:“您和魏先生的行李箱已经送进房间,您有什么需要,可随时拨打内线。”

“谢谢。”

桑弥乘电梯上楼,梯门将要合上之际,她听见外面有人喊了声,“等会。”

桑弥就站在门边,立即伸手按了开门键。

“谢谢。”穿浅棕色休闲装的男人脑后别一副黑超眼镜,一边往电梯内走,一边随意转来目光。

“桑老板,真是你啊!”章唯远目露惊艳。

桑弥穿白色修身T恤、粉白色工装长裤,T恤下摆到肚脐的位置,露一截雪白纤腰。头发随意扎成低马尾,斜挎一个尼龙材质的灰色马鞍包。

脸上的妆很淡,额头上隐隐沁出几颗细汗,一种出水芙蓉的净美。

“你好,章先生。”桑弥笑问,“去几楼?”

章唯远看一眼楼层键,“无巧不成书,我也去9楼。”

桑弥点头,“是挺巧。”

“你,是一个人来,还是跟魏三来的?”章唯远立在桑弥身侧,中间隔着一段礼貌的社交距离,他纵然有贼心,也清楚兄弟的人决不能碰。

桑弥被他问得一愣,想起这个误会应该是在机场时造成的。那时她急于摆脱章唯远的热情,故意没澄清。

但,魏延霖后来一直没向他解释?

桑弥只好笑了笑,说:“我不知道哥哥也来了。”

章唯远眉峰一挑,“哥哥?”

桑弥以为这个称呼已经够说明她和魏延霖的关系了,电梯停靠在9楼,她对章唯远点了下头,率先走出去。

章唯远看见桑弥刷卡进了走廊另一端的902号房,他脚尖一转,走到907号房前按响门铃。

很快,门板被人从里面打开,“章总。”文若冰轻颔首。

她也是跟魏延霖同一班飞机来京市的,只是她当时坐的是商务舱,后来魏延霖从机场直接回魏家老宅,她则打车去酒店。今天枫山酒店开幕,魏延霖作为投资人被邀请过来剪彩,她也跟过来了。

章唯远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魏三呢?”

文若冰说:“在书房,临时有个视频会。”

章唯远轻“啧”一声,没敢去书房打搅魏延霖,只好坐到客厅沙发上。

文若冰礼貌问道:“您要喝点什么吗?”

“半伴咖啡店的老板,桑弥……”章唯远两只手肘撑在膝盖上,仰头看向文若冰,“她是不是在宁城就和魏三好上了?”

文若冰心头一跳,怎么会?

桑老板不是和魏总的弟弟是一对吗?

他们……

“老板的私事我不清楚。”她只好这样说。

章唯远皱眉,一会儿站起身去看房间里的摆设,一会儿坐下来让文若冰给他倒杯威士忌。

好不容易捱到魏延霖视频会议结束,他立刻走过去把人堵在书房门口,“你玩挺花啊,情哥哥都叫上了。”

“谁?”魏延霖鼻梁上还架着无边框眼镜,懒懒睨他一眼,只当他大白天就开始发癫。

章唯远冷嘲热讽,“装什么?工作也不忘把人带在身边。以往没见你这么投入过。”

魏延霖抬手将他挡开些,一边往阳台方向走去,一边单手抖出一支细烟。

文若冰发觉这个时候自己不便在场,便说了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了,魏总。”

章唯远哼笑一声,也走到阳台上,“都这个份上了,还分开住,玩的是欲盖弥彰,还是掩人耳目?”

魏延霖擦动打火机,薄薄的火光一跳,他含住过滤嘴,低头点燃,样子又矜冷又野痞。

吐出一口烟圈,他才问:“你发什么疯?”

章唯远是真觉得他死鸭子嘴硬,他笑说:“行啊,不认是吧?你不认,就别怪我后来者居上。”

魏延霖咬着烟,连个眼神都没给。

章唯远就喜欢他这态度。

“到时候别怪我没提前说。”撂下这句话,他把墨镜一戴,出去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